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隐形水坑致三孩童溺亡五名被告均称无责

2018-11-05 21:32:00

隐形水坑致三孩童溺亡 五名被告均称无责

今年1月4日,两个家庭的三名儿童在房山阎村镇大十三里村村头玩耍时,掉入一污水坑内不幸溺亡。事发后,两家孩子父母就赔偿事宜与多方协商无果,便将涉事的五方告上法庭,两个孩子的父母索赔93万、一个孩子的父母索赔87万。今天上午,房山法院窦店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。

隐形水坑吞仨孩子

圆圆和兵兵姐弟俩是原告冯小锋和周小霞的孩子,溺亡时分别是7岁和6岁;东东是原告王亮和杨为颖的孩子,溺亡时4岁。两个家庭都来自河南驻马店,在京打工。

距孩子离世还不到100天,很显然,两个家庭还沉浸在痛苦之中,说起当时的情形,孩子家长不住地擦泪。

据周小霞称,事发时,这三个孩子在污水坑旁一片种玉米的空地玩耍,周小霞和东东的奶奶负责看孩子。

“我在这住了一年多,不知道玉米地边上有水坑”,周小霞说,孩子溺亡的污水坑位于阎村镇大十三里村和小十三里村交界处,“一转脸,就找不到孩子了。”

“这里怎么有个坑”,15分钟后,周小霞惊恐地发现了水坑。

周晓霞一眼就看到了儿子兵兵,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孩子背面朝上漂在水面。“当时水坑污水管还在排水,坑里没怎么结冰。”周小霞说。

周小霞哭喊着跳入水中,挣扎在污水中拖拽儿子,随后赶到的冯小锋和东东的奶奶也随即跳入水中,但都为时已晚,被救上岸的仨孩子都已没了呼吸。

一个水坑五个被告

本案有5名被告,涉及污水坑的所有者、承包者、使用者。

原告称,污水坑在大十三里和小十三里两村交界处,归大十三里村所有,在董某承包这块地之前,小十三里村和一家餐具清洗企业的污水都排到一家建材公司的地中。

之后,董某承包该污水坑,董某所在的建材企业对该地排污的管道进行了改造,并对发生事故的大坑进行了加深处理,在此之后,小十三里村、餐具清洗企业和另外一家建材企业排放的污水便全部流入这一水坑。

“出事前后,这个污水坑都没有设置任何警示标志,水深得有两米多”,原告认为,因为水坑和排污的存在,造成了三名孩子溺亡,于是将以上五方告上法庭。

五名被告均称无责

今天的庭审,五被告的代理人在答辩中都否认自己负有,并拒绝赔偿。

“这个坑其实是一个低洼区,周边是一个缓坡,已经存在几十年了”,大十三里村村委会是本案的被告,其代理人认为,“这一低洼区还种了很多杨树,其实是一个低洼的林地,不是污水坑。”

“事发后,派出所曾提出警告,但是现在小十三里村和这家餐具清洗企业还在偷排污水,另外,董某和建材企业也有”,代理人称大十三里村村委会没,“我们认为孩子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应该负主要。”

另外,被告认为东东孩子父母是农村户口,孩子的死亡赔偿金不应该按照居民标准赔偿,而应按照农民标准赔偿。

“水坑所有权不属于我们,我们没有义务管理”,本案第二被告、小十三里村村委会称,“水坑也不是我们挖的,是董某和建材企业私改的排污管线,深挖水坑,我们并不知情。”

另外,第二被告坚称“没有向污水坑排水”,并拒绝赔偿。

“我承包厂房的时候,排污管道早就存在了,污水具体排到那里我不清楚。”本案第三被告,餐具清洗企业同样否认自己有。

第四被告董某称自己是建材企业的职工,履行的是职务行为,不应作为本案被告。

第五被告建材企业称,自己当时改造管线是与小十三里村村委会协商进行的,“原先,小十三里村和餐具清洗企业的排污点离我们很近,一到夏天就特别臭,后来,我们把管线延长了。”

本案未当庭宣判。

庭后

追访

农民居民赔偿差一半

一个家庭失去两个孩子,一个家庭失去一个孩子,为何索赔金额相差不多呢?庭后,采访了原告的代理律师田健壮。

“是因为赔偿标准不一样,圆圆和兵兵的户口是农村户口,死亡赔偿金应该按照农民标准,为每人一年纯收入的16476元,乘以20年,两个孩子一共为65万多”,田律师说,“东东因为年龄小还没上户口,但是他的母亲是居民户口,因此按照居民标准,为36469元,乘以20年,一个孩子为72万多。”

“死亡赔偿金,农民标准比居民低一半”,田律师说。(张宇)

原标题:隐形水坑致三孩童溺亡五名被告均称无责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TCM叉车
餐饮外卖加盟品牌
祛斑效果的方法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